尤其是一票否决权更是令人羡慕华沙

/ / 2015-10-25
然而,关于联合国安理会的改革方案,其实这个程序也是相当复杂的,需要联合国大会讨论通过,必须要得到129个国家(三分之二多数)的批准。是“四国联盟”想的太简单,从一开始“四国联盟”要抱团入常在国际争取支持者开始,就一直有一支反对力量在牵制着“四...

  然而,关于联合国安理会的改革方案,其实这个程序也是相当复杂的,需要联合国大会讨论通过,必须要得到129个国家(三分之二多数)的批准。是“四国联盟”想的太简单,从一开始“四国联盟”要抱团入常在国际争取支持者开始,就一直有一支反对力量在牵制着“四国联盟”。

  与“四国联盟”相对应的就是韩国、巴基斯坦、意大利、墨西哥等国组成的“团结谋共识”运动。它才是“四国联盟”的有重要遏制力的势力之一,据说在联合国至少拥有30-40个积极成员国。

  然而,由于美国经常利用自己的一票否决权在国际上横行霸道、威逼利诱,引起众怒,导致一些大国希望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得到改革,增加常任理事国席位以扩大代表性,这种呼声在21世纪后一直不绝于耳。

  毕竟英法是五常之一,自称为欧洲的扛把子,英法之所以不支持德国,还是因为德国的经济发展太快,已经超过英法两国,心中存在一旦德国入常,那么自己在欧洲内部便低于德国一等,在欧洲的话语权将被德国所瓜分。而地中海北麓的民族意大利跟德国也是水火不容,近乎同样的历史轨迹和集体记忆,让意大利对德国入常一直保持着明确反对的态度。况且,在欧债危机时,如爱尔兰、葡萄牙、希腊的的债务救济,德国的表现还不如中国,让部分欧洲国家感到很失望,所以不希望一个自私自利的国家入常。

  不过,往往理想很丰满,现实却很骨感!入常不是三言两语,有二两实力就能加入的,关键还是五常的态度,没有五常点头,想入常那都是空谈。

  在联合国成立70多年来,一些新兴大国纷纷崛起,让他们觉得自己理应在国际事务中享有更大话语权。所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一直以来都是世界非“常”大国追求的梦想,尤其是一票否决权更是令人羡慕。

  像日本和德国都是二战时期的法西斯国家,曾经对人类犯下了难以磨灭的罪行,不过印度和巴西却不像德日两国那样背负罪恶,为什么没被允许呢?说实话,对于象征全球权力的常任理事国,并不是有点本事的大国都能加入的。

  最后一个是巴西,虽然巴西入常不像德日印有那么多的大国纠纷争端,但是由于巴西的综合影响力在国际上较为低弱,跟何况在拉美地区还有很多与巴西旗鼓相当的国家,比如墨西哥和阿根廷,他们反对巴西主要还是因为一旦巴西的入常,将会削弱自身在该地区的竞争力,不利于各自本国的发展的。不希望看到在南美地区出现一个“霸主”。

  在2007年2月,日本再次计划与印度、巴西和德国一起组成“四国联盟”,争取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,最后都是因没有席位代表的非洲群体和拉美群体的反对、与“四国联盟”当事国存在利益纠纷的国家的反对、更重要的是联合国五常的反对,“四国联盟”入常的计划才会屡屡受挫,已然成了永远实现不了的美梦而已。

  不过,这四个想入常的具有地区代表性的国家为了入常还是先想了一招,那就是靠单打独斗根本行不通,只能是报团取暖。于是在2004年,日本、德国、印度、巴西四国联合组成“四国联盟”,借由安理会改革的机会积极争取成为常任理事国。

1
圣彼得堡